2015年2月,佩佩回国工作,双方处于分居状态。2016年7月,方木起诉要求离婚,考虑到双方尚有感情基础,法院并未判离。与此同时,存放在美国某州立医院的5个胚胎,因为方木拒绝续费,半年后被院方销毁。直到2017年6月,方木再次起诉要求离婚时,佩佩在法庭中才得知胚胎已遭废弃的事实。

浑身是血的李高山,被南京城内的一户家庭收留。换下军装后,李高山进入位于宁海路的难民营。此后,李高山被一户周姓人家收为养子,跟着养父母一道做面点师傅。1954年,李高山进入南京粮油食品厂工作,直到1985年退休。